央视网消息:2018年5月14日,四川省成都市西区地标小区,黄大姐一直用手机试图联系到孩子的父亲。黄大姐当月嫂3年多,一直没有拿到工资,孩子的父亲一拖再拖。

  再过几周,房租就快到期了。前段时间,孩子的母亲和父亲先后离开无法联系上,独留家里的保姆黄大姐一人照顾蓉蓉。眼看着自己被拖欠的十万多元工资没有了着落,可孩子是无辜的,走也不是留也不行,黄大姐焦急万分。 成都商报 王勤/视觉中国

1,2,3,4

图集推荐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