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陕西人而言,似乎没有哪一种食物比得上一碗拉条子,能够迅速满足一个人对饭、菜、色、香、味的全部需要。一碗面,没有花里胡哨的讲究,只一个字——爽。西安红埠街上,兰建波卷起袖管,站在案板前,像变魔术般将一盆像蚊香一样盘起来的面,呼啦一下拉成一根20多米长的面条,粗细匀称、丝滑连贯,那叫一个痛快。

1,2,3,4,5,6

图集推荐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