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下老林场“活”起来 企业走上转型发展新路子

2017-10-25 09:34 东莞阳光网

林区全面停伐已两年多,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

长白山下,老林场“活”起来

“咯呵呵……”随着几声悠扬洪亮的吆喝,满山嬉戏的黑猪一涌而现,撒着欢儿地抢食饲养员扬出的金灿灿的玉米粒——这是记者日前在长白山森工集团和龙林业有限公司花砬子林场看到的生动场景——依托林地资源发展森林猪养殖,正是该林场停伐后转型发展的接续产业之一。 2015年4月1日,东北地区重点国有林区全面停伐。

“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面对两大严峻挑战,两年多来,各林业企业转变观念、换活脑筋,纷纷走上了转型谋发展的新路子,老林场也再度“活”了起来。

因地制宜找出路

山泉汩汩、植被茂密、野菜遍地,在花砬子林场散养的森林猪“生活环境可谓得天独厚”。

“它们是家猪与野猪杂交后的二代品种,体质健壮,肥膘少,肉质鲜美。”花砬子林场副场长王凤全告诉记者,停伐前夕,他联合林场4名职工成立了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如今,森林猪养殖规模已从最初的50头扩展到500余头,三年总产值超过60万元。

56岁的老伐木工焦国宁,目前的身份是合作社技术员。为实现创业转型,他特意跑到山东两家养猪企业,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学习养猪管理技术。

“来来来,小胖子!”随着焦国宁的召唤,一头健壮的小黑猪迅速跑到他脚下仰倒,一边发出哼唧的声音一边享受他的摩挲。焦国宁喜滋滋地对记者说:“这是我耗时两年半培育出来的新品种,一天能长8两肉,是普通黑猪的一倍,而且瘦肉率高,口感更好。”

眼下,因为“别的地方找不到这一品种的猪”,花砬子合作社养殖的森林猪,在市场上供不应求,整猪出售15元/斤、零售25元/斤,子猪每头1200元。

不仅仅是特色养猪,在花砬子林场办公区,原来300平方米的职工宿舍,也已被改建成标准化炒茶厂房。“林场依托丰富的林下资源优势,与白山市鹿王药业建立合作关系,由该公司提供资金设备、炒茶技术、销售途径,林场提供厂房、人力,应季采集林区特色资源进行加工、销售。”花砬子林场工会主席崔树良告诉记者,茶厂现主要加工刺五加茶、暴马丁香、蒲公英三个品种。

伐木工熊伟如今在茶厂兼职当了一名炒茶工。林场停伐后,除了植树造林、抚育幼林、割灌除草,他每年有半年时间从事炒茶工作。

“炒茶程序复杂,要技术要体力,我们跟着南方炒茶师傅学技术,学成之后,计件挣钱。”熊伟的目光中充满期待:“现在,我们都希望能入股茶厂,因为林场的茶是纯野生,品质极佳,市场前景特别看好!”

林业人搞旅游?

广袤花海摇曳生姿,木房栈道蜿蜒相连。

在大石头林业有限公司,记者发现,该企业的干部职工一致把转型发展的方向聚焦在了旅游业。

在该公司所辖范围内,有一座亚光湖水库,湖中波光潋滟,周边草木丰茂,而且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达5000以上,2009年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级湿地公园。2015年以来,公司以亚光湖湿地公园为依托,在保护好原有生态环境的前提下,着力发展森林生态旅游产业,打造企业转型发展新支点,并启动了亚光湖国家湿地公园建设项目, 2016年其顺利通过“国家湿地公园”验收,被评为国家AAA级景区。

“过去这就是一个大草甸子,看着景区的点滴变化,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丁俊峰说。

丁俊峰原为当地大石头林业公司东明林场场长,每天工作按部就班,操心的就是林场里的“一亩三分地”。2016年,他被调至湿地公园,任亚光湖旅游管理中心主任兼旅游公司经理。 离开以往驾轻就熟的工作,进入全新领域,对于这个39岁的年轻干部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林业人搞旅游?新鲜,茫然,但不能掉链子!”在新岗位上,丁俊峰像陀螺一样转起来:对外全力以赴招商引资;对内紧锣密鼓设计规划公园整体布局……

公园湿地保护处处长韩光文告诉记者,公园目前有职工70余名,都是从林业局各单位分流而来,其中贮木场职工占80%左右。而贮木场原本的区域已被改造成光伏发电项目基地,吸收了30余名职工就业,未来效益可期。

统计显示,自6月开园至今,亚光湖国家湿地公园已接待游客10多万人次。“公园目前尚未收取门票,等二期、三期工程结束后,随着景区基础服务设施不断完善,游客应该会越来越多。”丁俊峰说。

旅游业只是大石头林业公司积极转型谋新生的重要一翼。“如今,公司各单位已注册成立中药材、食用菌、绿化苗木等合作社76个,直接吸纳林区创业职工593人,间接拉动林区创业人员980人。”大石头林业公司工会主席卢海说。

好酒也怕巷子深

在老林场创业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眼下,各林场的创业带头人正使出浑身解数,突破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

“前天有客户打电话想订25头森林猪,我们只答应给10头,还有的客户一要就是几百头,可我们规模有限,根本不敢接大单,只能忍痛拒绝。”提起这件事,王凤全略显焦急。 据了解,在老林场养殖森林猪,光是围山的栅栏就是一大笔开销,与此同时,习惯了伐木工作的林场工人普遍对养殖业持审慎的态度。

“现在,我们正努力制定能让大家放心入股的政策。”王凤全介绍,合作社准备通过“场户联合”的方式带动林场养殖业发展,即将母猪无偿提供给职工饲养,由猪场提供技术支持和免费防疫,当母猪所生猪崽达到30斤时,猪场以每头600元的价格回收。“算下来,每户职工年增收5000元,我们明年计划带动10户职工,优先考虑困难户。”

在炒茶厂,记者获悉,该厂已与合作方鹿王药业商定,该公司完成统购之后,富余的茶叶可由茶厂自行销售。“届时,利润空间会更大”,崔树良告诉记者,下一步,他们还要想办法破解“销售人才缺乏”的瓶颈,毕竟“好酒也怕巷子深”。

亚光湖湿地公园同样面临着规划设计和营销人才紧缺的问题。“停伐之后的政策是‘人只出不进’,但旅游开发涉及很多专业性的工作,以前的林业职工现在仍处于学习摸索阶段。”据丁俊峰介绍,为培养人才队伍,他现在一有时间,就带队出去考察学习。

大石头公司青林林场工会主席、创业带头人王贤庆则面临着另一种烦恼:“前几年,灵芝、天麻市场好,我们合作社就种植了13万余段灵芝、2000多平方米天麻,如今到了收获季节,却卖不上价。”

原来,东三省很多林区都通过种植中药材带动创业就业,这也直接导致中药材市场同质化竞争激烈。“如今,木耳价格还算稳定,我们也种有40多万段。”王贤庆告诉记者,他在到处深耕市场、推销产品的同时,也多方比价购买原材料,以期用更低的成本,帮助大家恢复生产信心。

采访期间,不少创业带头人还对记者表示,老林场大多地理位置偏僻,道路崎岖狭窄,行车不便,且通讯信号差,基本无法上网,这给林区职工转型创业带来不小困难,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帮助解决,让他们在创业路上走得更稳健、更长远。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