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是一万多年都在喷烟呐”,望着远处悠然吐出一阵又一阵白雾的旭岳火山,身边的向导发出如斯感叹。或许在彼时的新石器时代,亦有一群原始人站在我现在的位置,默默望着地底热气昼夜飘散不歇如同漫长的黑白默片,而漫山遍野的枫叶每年红了又绿又红,将四季流光一再任意抛掷。

 

图集推荐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