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东南亚,世界为何还要东莞?

2017-09-08 08:46 东莞阳光网

  石排均益五金精密的CNC加工中心内,工人正在运行加工设备,生产的零部件将全部供给韩国的LG公司。记者 孙俊杰 摄

  日前,东莞石碣镇召开2017年上半年商务工作会议,该镇大型外资企业上半年订单普遍回暖,进出口普遍上升。其中旭丽电子有限公司进出口达7.3亿元,同比增长34%。该公司是石碣老牌的外资企业,成立于1999年6月,主要生产和销售电脑配件,隶属于全球驰名的台湾光宝集团。

  “有不少企业选择外迁,不过我们会一直在这里,这么多年,已扎根当地,对东莞、对石碣的未来发展很有信心。”旭丽电子厂长张瑞益表示,选择落户东莞很合适,东莞完善的产业配套是企业发展的重要条件。旭丽电子有800多家供应商,分布在周边,最快10分钟可以到达,最远的也就两个小时内。

  而在东莞石排均益五金精密制品有限公司的CNC加工中心内,200台CNC设备开足马力,正紧张地生产金属手机外壳,据老板熊汉生介绍,200台CNC设备可以达到每月产出40万件的规模,这些手机外壳将全部供给韩国的LG公司。

  金属手机外壳只是该公司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均益五金原本是生产传统的手表外壳和金属表带,但是目前金属可穿戴设备业务和传统业务已经各占50%。可穿戴设备的技术含量、附加值更高,采用CNC设备后,生产效率更高,生产能力提高了10倍。

  新一轮全球制造业产业革命中,高端制造业回流欧美发达国家,低端制造向东南亚甚至非洲转移,在这双重夹击下,作为中国制造业重镇的东莞,企业的去与留,在这里得到最清晰的展现。尽管面临着区域生产成本、人力成本等差异化的影响,但东莞依然是最受外向型企业青睐的投资城市之一。

  东莞制鞋业的新坐标:向全球价值链核心环节靠拢

  在厚街的永都鞋业有限公司,工人们的工位一字排开,场面甚是热闹,有的负责包装、有的负责清洁鞋面,有的负责检查质量......

  该公司由徐文雄联合几个台湾股东在2010年创办。永都鞋业专业生产具有防砸、防穿刺、防静电、耐油等智能元素的鞋,主打欧美市场。

  谈起近年来众多鞋企外迁东南亚的现象,徐文雄向记者透露,他曾经有位朋友,2006年去越南投资,获利不菲,那时候投下的1元钱,现在已经变成9元。但是现在去已经没有意义,相比之下,东莞产业链完备,工人技术好,在生产特殊用途的鞋方面更有优势。比如永都鞋业生产的多功能安全鞋对技术要求比较高,越南还不能生产,所以外部竞争压力不大,利润比生产普通的运动鞋要高,超过6个点。

  以前,刘伟经营着一家制鞋机器制造企业,在东莞鞋业发展初期,他的生意也青云直上。有数据显示,东莞制鞋业繁盛时期,世界上65%左右的高档鞋或名鞋都出自东莞,全球每4亿双运动鞋就有1亿双是东莞生产。

  “当时生意很好,机器供不应求,但这两年慢慢地卖不出去了。”刘伟说,刘伟的另一个身份是东莞市鞋业商会秘书长。他告诉记者,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裕元集团、华坚集团、绿洲鞋业、绿扬鞋业等多家风靡全球的制鞋集团,纷纷都在转移东南亚等国家。

  但是记者在厚街的几个鞋材市场发现,市场依然每天都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前来采购的客商。专门帮东南亚的鞋企在东莞采购鞋材的孙红向记者道破了其中的秘密:制造业生产需要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合,多年的发展,使东莞的供应链变得相当成熟。如果当地的零件原料质量不行,这种迁移就不划算,这也使得一些小企业无法迁移至东南亚国家,而一些大企业外迁其他国家之后,原料采购依然是在东莞。

  据不完全统计,东莞集中了来自台湾、日本、韩国、巴西等地区和国家的制鞋技术人才近10万人,已经成为世界制鞋专业人才最主要的集散地。此外,东莞还汇聚了全球1500多家鞋类产品采购商、贸易商,包括世界最大的贸易公司如利威、派诺蒙等。

  在刘伟看来,东莞制鞋业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形成了完整的供应链,是东莞最大的优势。

  “世界工厂”东莞的新坐标正在向全球价值链、供应链的核心环节靠近。

  失与得的哲学:产业加速“新陈代谢”

  当前,原来的诺基亚东莞工厂生活区,原来的三栋七层高的大楼和一栋平房,都被喷成显眼的橘红色,篮球场等空地被改装成停车位。楼内加装了电梯,每层楼的诸多宿舍都被打通,改造成一间间写字楼办公室。有不少已有公司企业入驻。

  一名诺基亚前员工告诉记者,生活区最多时住了几千人,一般一间宿舍住6到8个人,达到一定级别的管理人员可以住一个近10平米的单间。每间宿舍都配有空调和家具。另外生活区还有健身房、免费电脑室、免费卡拉OK室等配套设施。

  原来的诺基亚生活区,已经变为了东莞聚大电商产业园。据产业园董事长张锡林介绍,改造后产业园能容纳100家左右电商企业,目前园区办公室已经基本被各企业抢租一空,有数十家电商企业入驻。包括家具、电子、服饰、通信等各行各业。该电商产业园打出的标语是“电商企业的保姆管家”。张锡林称,他们聘请了多位电商导师,会定期为园区企业做免费的指导培训。“希望这里会成为传统企业(产品)转型升级孵化基地,成为企业的‘网络品牌孵化器’。”

  诺基亚于2015年2月关停了东莞工厂,将工厂整体搬到了越南河内。许多外界人士由此做出“东莞的手机制造业不行了”的论断。但最新的统计数据却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镜:2016年,东莞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02亿台,约占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20.5%,相当于全球每5部智能手机就有1部出自东莞。华为、OPPO、vivo占据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前三名,也占据全球出货量的前五,其全部智能手机都产自东莞。

  和此前东莞工厂只是诺基亚的一个装配车间不同,更核心的变化是,这些智能手机企业的设计研发等供应链的核心环节都在东莞。在东莞长安镇乌沙社区的欧珀(OPPO)研发总部,4000多名研发人员到目前为至,累计递交专利申请近万件,其中85%左右是发明专利。“倒下一个诺基亚,东莞却诞生了一批强大的手机企业。这些企业在国内的市场占有量加起来,超过诺基亚当年最辉煌的时候。”

  为了迅速形成产能,国内知名智能手机厂商维沃(vivo)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这几年一直在“抢租”厂房。公司高级副总裁胡柏山说:“这两年企业发展速度很快,长安镇区一有企业撤走、厂房空出,企业马上就去抢租,别人退一栋我们租一栋。”

  诺基亚等企业撤离,腾出的空间被更有竞争力的企业占据。一出一进背后,产业“新陈代谢”正在发生。

  转变形成新优势:从来料加工升级为“以我为主”

  对于目前东莞制造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封小云认为,虽然外界可能看到东莞的外资企业数量在减少,但事实上,总的企业数量在增加。东莞经济从以前非常突出的外源型结构,发展至今,已经形成多元混合体系,从单纯的以来料加工为主,升级为“以我为主”的现代模式,逐步主动建立起自主的全球加工贸易产业链,并逐步融进全球产品价值链。

  在位于东坑镇的凯励电子的2.5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里,大量的自动化设备正在不停的工作。这些自动化设备生产无卤电容器成功地帮助凯励电子加入到了苹果的全球供应链中。公司董事长林瑞福告诉记者,凯励电子累计投入了1.5亿元,引进了20多套自动化生产设备,由以前的半自动化生产向全自动化生产转变。林瑞福向记者透露,没采用自动化设备前,每100个产品中不良产品是3.5—3.7个,用自动化设备生产时,每100个产品中不良品是0.7个。而凯励电子每个月的产量在7500万只以上,不良率的降低,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电容器行业是个门槛比较低的行业,很东南亚的工厂也能做,为什么苹果会选择凯励电子呢?林瑞福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秘密:苹果2006年发布供应商技术标准时间,其中要求电容器的卤素含量降低到900ppm,凯励电子在2008年成为业界第一家能达到这一标准的企业。目前凯励电子的卤素含量已经能做到50ppm,远超苹果的要求。

  林瑞福告诉记者,产品是企业的生命,有技术含量的产品,能让企业产品领先行业,获得世界客户的青睐,过得更好。

  在东莞,像凯励电子这样,在某些细分行业成为全球龙头企业的有一大批。这些企业凭借自身的技术和品牌优势,牢牢的掌握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订单。

  在石碣的美哲塑胶,总经理姜子华一见到记者就很兴奋,拿出裁剪刀和美哲塑胶生产的PVC地砖向记者演示起来。在演示的过程中,美哲塑胶生产的PVC地砖展现出了良好的密封性和耐划性。姜子华告诉记者,在美国,美哲塑胶生产的PVC地砖都属于中高端产品,按照美国专业的建材杂志统计,美哲塑胶产品在全世界的占有率超过8.2%,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龙头。“而且美哲塑胶的产品路线走的都是中高端路线,8.2%的市场占有率就更加难能可贵。”姜子华说。

  ■对话

  广州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州市

  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朱名宏:

  企业的去与留

  折射产业升级换代

  记者:目前转移到东南亚主要是加工贸易,制造业完整链条仍然留在东莞。有观点认为,这与东莞完善的产业配套有关。你如何看待?

  朱名宏:这是正常现象,产业有自己的发展规律,要看迁走的企业是属于低端还是高端,如果是高端的,那这个城市的产业发展就有问题;如果属于低端,那是正常的。东莞的产业当初是怎么来,现在是怎么走,都是正常的现象。东莞集中很多台企、港企、日企,东南亚的企业有抱团发展的心态,既然龙头企业走了,其他配套企业也会走,关键看走的是不是核心的产业和核心的环节。

  当前,东莞产业正加速向高端化发展,有些企业的转移,可以为整个产业注入新鲜血液,这是保持产业持续健康活力的重要路径。在去与留的过程中,很多企业可能是总部在东莞,研发、销售在东莞,只不过是加工环节到其他地方,这是产业良性的升级换代。

  记者:有人认为,在新一轮的创新发展中,目前东莞有三大优势较为突出,包括配套优势(产业链上下完整)、技术优势(模具等行业世界领先)、环境优势(打造法制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你如何看待东莞现在的优势?

  朱名宏:这三方面优势,东莞确实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配套优势方面,东莞做得非常好,世界很多产品落地东莞生产,关键在于配套。东莞产业是比较分散的,但是在这么分散情况下,东莞的配套服务却做得相当好,这非常不简单。

  比方说,东莞的生产性服务业做得非常好,其中一个突出优势就是生产工人的素质越来越高,产业工人在支撑东莞产业发展方面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在技术优势方面,东莞的模具等行业世界领先,不过需要将视野看得更高,今时今日的东莞产业集群,要瞄准原创性、研发性领域,整体朝着高精尖领域迈进,向技术高端化、尖端化方面发展。

  此外,东莞在营商环境提升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十分明显的成效。

  记者:企业要留得住,还要引进来。你认为未来东莞要在哪些领域发力,才能引入越来越多的高端企业?

  朱名宏:关键是管理规范化、服务丰富化、标准国际化。像大型企业看中东莞就是规范化管理、国际化标准,并非以前所希望税收适当减免,地价适当优惠等。服务丰富化,就是政府真真正正为企业着想,减少企业办事过程的待时过长或障碍问题,提供规范化管理、多元化服务。

  迁走的企业应该都不会因为东莞服务问题,或者规范化管理问题。像一些加工型、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到东南亚,最主要的是那边的人力成本比东莞低不少,这些企业的利润可能就是劳动力减少的部分。我们对这类企业不追求,顺应产业发展规律,按照更高的目标进行发展。

  ■评论

  东莞制造的新内涵

  熟悉东莞经济情况的人会发现,近年来,东莞一方面有部分企业关停和搬迁到东南亚,一方面又不断有新的企业在东莞诞生,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东莞节能环保、新型信息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等7大新兴产业企业已达1.22万户。世界产业版图在变,东莞制造内涵也在变:在工厂里,信息化智能化流水线让生产效率大幅提升。生产线上,低端的手机零部件被自主智能手机品牌代替......

  在寮步镇高伟光学的厂房里,工人们正在生产用于苹果手机的摄像头。很难想象的是,这家工厂的前身却是一家玩具工厂,但2002年以后成功转型为电子、半导体企业。该公司社长金甲喆说,2012年,高伟电子被定为转型升级示范企业。同一年,敢于创新、敢于投入、敢于转型的高伟光学选择继续在莞增资扩产,投资上亿美元新建了华南工厂,并开始在新厂房制造倒装芯片相机模块。

  目前,高伟光学是全球移动设备相机模块的主要供货商,光学镜片以及光学部品的核心技术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并已成为全球第六大相机模块供货商。并于去年成功在香港上市。

  香港工业总会名誉会长钟志平认为,东莞要擅用在传统工艺上建立的优势,以及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完整高效工业配套系统,吸引更多外资在新兴产业发展,让新兴产业企业在东莞建立生产基地,就地采购零部件,将产品就近供给给东莞的下游企业,销售给国内外市场。

  已在东莞耕耘20多年的利威鞋业有限公母公司美国布朗鞋业拥有百年制鞋历史,是全球最大的鞋业贸易公司之一。该公司高级副总裁查克·吉里思表示,公司几年前关闭了台湾办公室,意大利设计部只剩20多人,东莞公司则不断扩容,现在的600多员工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近年来,东莞在其全球布局中的角色不断变化,最初主要集中在制造环节,现在则成为布朗鞋业在全球最重要的设计研发中心。

  从手机、电脑到数控机床,从汽车零部件到机器人、智能设备,东莞制造业出现了对包括外资在内的低端产能的挤出效应,产业结构从劳动密集型为主转变为劳动密集和技术、资金密集型并重,加工制造业层级逐步提升。

来源:南方日报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